24小时咨询热线

+86 0000 88888

新闻动态

News Center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新闻

“白面包公”吕廷铸

发布日期:2022-09-21 23:47浏览次数:

  威海历史悠久,人杰地灵。远古至今,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,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。为讲好威海故事、传承威海文化,政协威海市委员会主编出版了《故事中的威海》一书,从地域记忆、家族印记、历史往事、文化名人、政界良吏、沙场铁骨等主题入手,收集整理了一系列好故事。即日起开设专题,对书中故事进行连载,欢迎关注!

  说起“黑脸包公”,谁都知道指的是大宋年间铁面无私的清官包拯。他因为脸色黑而得名,成为公正不阿、铁面无私的清官象征。威海在清代雍正年间出了一个拔贡出身的清官知县吕廷铸,被人们称为“白面包公”。

  吕廷铸,字相臣,是文登葛家镇驻地吕家集人,体貌丰伟,器宇轩昂,说起话来声音洪亮。村人都羡慕吕家出了个才貌双全的好青年。

  康熙三十七年(1698),吕廷铸拔贡进入国子监,不久补授镶蓝旗官学教习。街头巷尾的人议论纷纷:“人家吕家有好根儿!老话儿讲,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呢。家庭的教养呀,很厉害……”

  “可不是吗?他爷爷吕玮,他爷爷的弟弟吕琨,都靠文学起家!这家族里呀,只要出了大能人,就像葡萄串子,一嘟噜一嘟噜的,成文化家族了。”

  雍正三年(1725),吕廷铸选授湖南宜章县令。和他一同选官的还有刘某人,被授浙江石门县。雍正皇帝召见他们时,看到吕廷铸体貌丰伟,相貌堂堂,声音洪亮,有一种不怒而威的凛然气概,心内一动,就看着大学士,果断地说:“把吕廷铸调到石门任县令,宜章县换成刘某人去。”

  为什么皇上如此看好吕廷铸去石门县?因为那时雍正皇帝即位不久,孜孜以求严明的吏治,他逐一核实所任官员的名实,尽力去除那些奸邪小人,认为管理人民和社稷的人若不是才识过人就难以胜任。而石门县是个政务繁重的县份,案件如山,有十多年而未结案的,赋税方面也是这样。前面曾有十任县令都因这些老大难问题而戴罪离任。他觉得吕廷铸是个人才,能够把石门县整顿好。

  吕廷铸谢主隆恩,不久就赶赴石门县。上任后,他勤于公务,孜孜无怠。有时天黑了都顾不得吃饭,晚上点着蜡烛处理文件,口说手录,连在一旁侍候的人都支持不住了,而他却依然靠在几上握笔批阅,精神抖擞,毫不疲倦。到任不到半年,积案全部处理完毕,赋税也得到清理,对那些不利于百姓的规定条文,都果断革除。至此,石门县的政务终于有了起色。

  吕廷铸特别慎重地对待各种案件,他不怕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徇私请托,坚持做到心平气和,力求对每一案件处理得当。

  有一个总督所辖军的千总(正六品)韩某,是总督之妾的哥哥。当时总督兼管盐业政务,韩某巡盐到石门县,倚仗权势作威作福。百姓迫于他显赫的权力,都不敢和他抗争。韩某的士兵用鸟铳杀死一个平民,反而诬告是贩私盐的头头杀的人。韩某倚仗官势偏袒杀人的士兵,吕廷铸则据理力争。

  有人好心地劝告吕廷铸说:“历来小人不可忽视,您何不通融一下,放过他?”吕廷铸义正词严地说:“身为百姓的父母官,看到百姓的冤屈而不理,天良何在!即便因此得罪了他,不过就是被罢官回家罢了。我可不能用一个百姓的生命来换取个人的官位。”于是,即刻决定开庭审理此案。

  “开——堂——”“威——武——”吕廷铸威严地坐在大堂之上,衙役们执杖林立于堂下,各种刑具也齐全地摆在庭审现场。一切准备就绪。吕廷铸传命千总上堂,那千总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地进入县大堂,他的随从竟然为他在大堂东边安排了座位。千总只朝吕廷铸作了个揖就心安理得地坐下去。吕廷铸神色庄重、态度严肃地说:“你带兵残害我的百姓,属于犯罪之人,不叫你跪下,给你面子已经够多的了!这里是国家的法堂,哪有你坐的地方?!请站着听审!来人,给我速撤他的座位!”

  千总刚要露出傲慢的神态,见堂上县令一脸凛然正气,面相凶恶的衙役们如猛虎下山一般齐刷刷地赶到他的面前,毫不客气地撤走他的座位,千总立马像霜打的茄子——蔫头蔫脑。他垂头丧气,拱手而立,唯唯听命。那个杀人的士兵早吓得两腿战栗,结结巴巴地直喊:“小……小人知罪,大……大人饶命!”就此服罪。吕廷铸备案上报后,上峰将案件下到杭州、嘉州、湖州三府会审。会审中,吕廷铸坚持原审结论。三知府知道事实无法改变,于是就定了案。

  听过庭审的人,无不咂舌称赞,说:“我们的知县大人,真是一个为民做主的白面包公。”有人还将写有“白面包公”四字的纸贴在交通要道上。

  有一次,吕廷铸去拜见总督大人,总督一见他,笑着说:“白面包公来了。”从此,总督对吕廷铸非常照顾,总给他特殊的看待。

  东庄,是浙江石门县吕留良的故居,就是被称为“天盖楼”的地方。雍正六年(1728),因为一个叫曾静的密谋反清东窗事发,受文字狱牵连,吕留良虽已死了很久,但皇帝下诏登记没收吕氏家产。皇帝发怒,大难临头。当时的掌权者认为叛逆罪属重案,都心惊胆战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此时,吕廷铸正因病卧床在杭州休养,杭州府的司马柏某,带着总督的命令,来到吕廷铸床前催促他马上行动。吕廷铸硬撑着病体,立即起身,他镇定地对司马说:“事情自有定理,怎么还用慌里慌张的?”于是和司马一起前往东庄。

  到了东庄以后,吕廷铸对吕氏家族的人说:“你们不要担心害怕,国法虽严,但没有格外害人的律条,我会分别给予处理并安置好你们的。”于是叫妇女和小孩另住一室,让衙役守护着门,这样就没人敢来骚扰找麻烦了。对于吕家的所有器物,吕廷铸都一一亲自登记,连很细小的事也不委派别人来做。县里的办事人员都立在门外,看着吕廷铸一丝不苟地做事。直到事情办完,秩序仍井然有序。吕留良家是士族之家,子孙文雅柔弱,突然遭受这样的奇祸,都战战兢兢,面无人色。吕廷铸从容地进行审理,审查各人的出生,分条整理供词,察看囚禁情况,事事详尽,而不以威势恐吓他们。石门县的人说:“如果不是这样好的官来审理,吕氏家族就彻底完了。”

  吕廷铸之所以被称为“白面包公”,与他的光明磊落、直率耿直有关。他向上级汇报事情,都是据理谈事,心底无私,有时违抗上级,上级也不怪罪于他。

  有一次,总督想搞建设,需要巨款,而钱没有地方出,于是下令叫县令们想办法,县令们都不知道怎么办。一天,县令们凑在一起准备进见总督,大家都要吕廷铸想办法。吕廷铸轻松地说:“这很容易!一会儿大家自然就知道我的办法啦。”到了总督面前,众县令都迟疑着,不知怎么回答总督的问话。总督耷拉着脸,脸色很不好看。他充满期待地看着吕廷铸,问:“你——怎么说呢?”吕廷铸毫不犹豫地说:“我能办这个事。”总督高兴地说:“我就知道吕县令有才,大家都不如他。吕县令,不知你有何高见?”吕廷铸说:“搞建筑需要巨款,天不掉钱,地不生钱,又不能从国库支取,有司又不能从家里拿钱帮助,我的办法就是还向百姓索取吧。大人只要不怕剥削百姓,还愁什么搞不到钱!”总督一听哈哈大笑,说:“幸亏吕县令这么一说,让我有醍醐灌顶之感。我哪里能够背负剥削百姓的罪名呢?好好好,搞建筑的事,就此停止吧,我们再也不要提及!”吕廷铸躬身施礼:“总督大人英明!”“老百姓有福啦!”

  浙江有一个风俗,就是有好的政绩的县令,百姓都给他送斗。斗是用锡做的,长宽都是一尺多,将花插在斗中,百姓带着香案和吹鼓手乐队,由一人顶着斗跪着进献县衙。县令接受以后,顶斗的人将斗挂在大堂之上,来表达百姓对县令的爱戴。

  吕廷铸在石门县任县令6年,县大堂上的斗都挂满了。吕廷铸“良吏”“循吏”的名声传遍了四方。

  然而,岁月不饶人。吕廷铸因劳累导致痰病,逐渐不能承担繁重的政务,多次向上级力陈自己的病状,希望能回家休养。得到恩准后,吕廷铸在家住了6年。乾隆改元(1736),吕廷铸病好了以后,到北京候选补官,却不幸在北京去世了。

  吕廷铸不畏强权、坚持正义、光明磊落、耿直敢言,赢得“白面包公”的誉称。而在他的影响下,他的6个孩子,个个才华横溢,特别是在文学方面,颇有建树,大多有著作问世。其中吕润蕃尤其优秀,吕润芬也有诗九首入选《国朝山左续诗钞》。

  2.获奖名单将于下周一公布,请保留好点赞、在看、留言截图,届时小编将回复您领奖方式。

网站地图